笑话之两个黄鹂鸣翠柳

笑话之两个黄鹂鸣翠柳

两个黄鹂鸣翠柳,我连对象都没有! 雌雄双兔奔地走,我连对象都没有! 我劝天公重抖擞,我连对象都没有! 垂死病中惊坐起,我连对象都没有! 路见不平一声吼,我连对象都没有! 问君能有几多愁,我连对象都没有!洛阳亲友如相问,我连对象都没有!此曲只应天上有,我连对象都没有!

圣诞节快到了,媳妇儿说:“搞搞卫生,请个小时工擦擦玻璃吧!”我说:“好吧,咱家玻璃多,算下来可能需要120元。”媳妇儿给了我120元,上班去了。媳妇儿刚走,我就擦,擦,擦…………肥水不流外人田!!!

初中时物理老师是个姓裘的秃瓢老头儿,地中海式发型,脑门锃亮,脾气暴躁。有次上物理课,讲到球面镜,他让我们举例球面镜在实际生活中的应用。同学们有的说汽车反光镜,有的说手电筒的聚光碗,我脑子一抽说:您的脑袋……我收获了最惨烈的一顿暴打,物理老师收获了一个终生相伴的绰号…球(裘)面镜

结婚那天,我喜极而泣:“阿姨,您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女儿的。”“还叫阿姨呢?”我连忙改口:“老婆,我以后一定会照顾好你和咱女儿的!

“何谓王道?”“不听话的,杀掉!”“何谓霸道?”“听话的,也杀掉!”“何谓天道?”“一边杀,一边高喊天诛之”“何谓儒家之道?”“杀之前告诉对方一声”“何为帝道?”“我要你死,你就必须死! ”

我有个同事相当娘炮,说话细声细语嗲嗲的,贴面膜,做美甲,织毛衣各种妖娆,身形打扮也是美呆了。 我和几个同事就劝他爷们儿点,他非说人与人觉悟不同。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被三个大汉误以为是个娘们儿拖入小树林后,他开始留起了胡须。

一屌丝苦追一女神很久,某天女神终于不耐烦了问:你什么都没有,你能给我什么?屌丝说:我只能给你“特步”。于是,他俩幸福的在一起了。

小时候和铁哥们一起睡,他喜欢用手摸着我的耳朵才能睡着; 昨晚陪老婆睡觉,突然想起他,我就摸着媳妇的耳朵, 她居然说:“你睡觉怎么和某某一样啊!” 我居然笑着说:“那么多年他还是没变!” 安然睡去,早上起来我一直在找结婚证……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