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画重镇天津 “画史”曾被忽略

连环画重镇天津 “画史”曾被忽略


  73岁的天津文史学者高伟曾有这样的回忆:“旧时天津,住在胡同里的人家……唯一能算文化娱乐的,就是在晚饭后,一家人围在灯下看小人书。闹市及大街上有不少小人书铺,孩子们花几分钱就能看上半天。”作家梁晓声说:“从听故事、看小人书到读名著,可以说这是一脉相承的。大杂院里的民间故事和小人书是我最初的人文故乡。”天津连环画收藏家、民间美术研究学者吕明告诉记者,过去只有到六一或者生日时,家长或许能买一本小人书作为礼物,“谁手里拥有小人书,基本就是孩子中颇受欢迎的角色了。”

  小人书即连环画,天津曾是连环画“生产重镇”,从《劳动模范赵占魁》开始,《聊斋》《创业史》《敌后武工队》《血溅津门》等都给几代读者留下深刻印象,刘继卣、杨逸麟、张鸾等津籍画家更是赫赫有名。吕明在介绍天津连环画历史时如数家珍。他说,1949年后,连环画不仅仅是给儿童看的“小人书”,“而一度起着宣传政策、教育群众和普及文化的作用,连环画的两次‘兴旺高潮’中,天津都扮演着重要角色,贡献出了巨大力量。而对于天津的这些重要贡献,之前的研究、评价是被忽略的。”

  天津“第一本”究竟是“谁”

  吕明不但是收藏者更是研究者,他在收藏中发现,“一说新中国连环画历史,就是上海、北京为主,其他城市都一笔带过。”对于天津连环画历史的研究,基本处于空白,一些傲人的成绩被忽略,“尤其是1949年后,天津的连环画曾领先于全国。”中国连环画历史可以追溯到汉朝的画像石,宋朝的木刻和明清的绣像插图极具代表性。到了清末民初,《申报》出版了新闻连环画《点石斋画报》。1899年,上海文艺书局出版了石印的《〈三国志演义〉全图》,是第一部用连环画的形式来表现文学原著内容的作品。之后的《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古典题材相继问世,绘画者陈丹旭成为中国第一位连环画画家。其后,叶浅予《王先生》和张乐平《三毛流浪记》的现实主义题材也受到追捧。可以说,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前,上海是无可争议的连环画“领头羊”,这和当时亚太地区出版中心的地位和资历息息相关。据统计,上海有100多家连环画私营出版机构,但内容和质量参差不齐。

  而在天津,不但当时风靡全国的连环画都在销售,而且在1936年,由天津民众教育馆编印了《孔子事迹图》,这也是有“连环画”之名后,北方最早的连环画之一,其后根据天津时事施剑翘刺杀孙传芳传奇改编的《血溅居士林》、《大公报》连载的《武训先生画传》都在全国引起轰动。同时,解放区也出产了大量连环画作品,天津马达的木刻连环画《陶端予》、秦征的《大报仇》和安明阳的《刘胡兰》都是当时相当有名的代表作品。到了新中国成立,连环画曾一度成为最好的“扫盲”“宣传政策”的工具,得到了民众的普遍欢迎。在这一时期,天津一共有人民艺术出版社、知识书店和民主书店三家连环画出版社,而且当时的报纸《天津日报》《新津画报》《天津画报》等,都登载过相应的新连环画。之前,很多人认为1949年7月出版的《蒋介石罪恶史》是天津第一部新连环画,吕明考证并非如此。

  天津于1949年1月即解放,天津军管会文艺处于2月创办了天津人民艺术出版社。6月,阿英主持天津文艺工作后,天津人民艺术出版社曾出版了萧肃绘画的《劳动模范赵占魁》,“这是通过阿英交由上海晨光出版社出版的‘工厂文艺习作丛书’目录中查询到的,因为当时丛书的大部分文稿都是天津‘输出’的。”

  提到“天津第一”,吕明还提及一位影响力巨大的天津画家刘继卣。刘继卣为天津“八大家”之一的“土城刘家”后裔,其父刘奎龄是中国近现代美术史开派巨匠,动物画一代宗师,被誉为“全能画家”,刘继卣也被誉为“当代画圣”,“东方的伦勃朗和米开朗琪罗”,尤其在连环画方面,居于新中国连环画奠基人、第一人的地位。他最为人所熟知的作品就是工笔重彩的8幅《大闹天宫》和连环画《鸡毛信》,“一直以来,以北京大众图画出版社的《鸡毛信》作为刘继卣的第一部连环画作品。”通过走访老出版人、老画家以及翻阅大量资料,吕明发现,刘继卣曾说过自己在1949年冬天就开始了连环画创作,而他第一部出版的连环画是1950年6月在知识书店出版的《王贵和李香香》,当时署名为“可友”。

  独特的选材和大胆的用人

  新连环画题材多样,其中古典文学依旧很受欢迎。天津美术出版社作为当时中国五大连环画出版社之一,却以“独到”的一部连环画引起了轰动。“当时各地出版社心照不宣地有一些属于自己的大部头,比如北京出了《水浒传》《岳飞传》,上海是《三国演义》《红楼梦》,河北省是《西游记》等。”天津的目光落到了《聊斋》上。

  选择《聊斋》,是因为天津的评书大家陈士和已在津门将评书《聊斋》说得家喻户晓深入人心。据说1928年,陈老先生在电台说《珊瑚》,天津卫的老太太们边听边想着自己年轻时的生活经历,守着电匣子哭。1954年前后,天津文化局组织小组由著名曲艺作家何迟为领导,给老先生抢救性录制资料,整理出了13段半的《聊斋》故事。天津美术出版社以此为脚本,从1955年开始策划,到当年12月,出版了聊斋系列的第一本连环画。这套《聊斋故事》连环画是新成立的天津美术出版社建社以来出版的第一部大型系列连环画册,第一部是叶之浩绘画的《云翠仙》,一直到1963年,一共出版了42册。“因为封面是以蓝色为底,所以这一套又被称为花皮版,到80年代又出了10册蓝皮版。”吕明说,戴仁绘画的《胭脂》一册,还获得1963年的绘画二等奖。

  革命历史题材“撞车”的现象很严重,吕明说,当时仅《白毛女》一书,上海就有17个版本,而天津的《烈火金刚》《敌后武工队》等连环画却独占鳌头,“我认为是当时天津出版社拥有强大的绘画队伍和独到的眼光。”吕明说,1959年柳青的长篇小说《创业史》还在《延河》杂志连载时,就被天津美术出版社一眼相中。天津美术出版社当时“冒天下之大不韪”,用当时环境下被错划成分下放到津郊板桥农场劳改的画家张卓来绘画。1961年7月出版第一册。两年后,在首届全国连环画评奖活动中,署名“板乔”的《创业史》荣获绘画二等奖,张卓在现场号啕大哭,谁也不知道这位获奖者是当时津美社担保到北京领奖,真实身份依旧是一名“劳改犯人”。

  吕明曾统计,天美社在1967年前出版连环画作品高达一千两百余种,形成了以《聊斋志异》系列与革命故事两大内容为核心点的龙头产品。1963年全国连环画评奖,天津共有十二部作品获奖,获奖数处于全国第三,可以看出天津在新中国连环画历史上的地位。

  连环画从诞生之日起,就以老少咸宜为主,而在天津有一位女画家,不仅是天津最早的连环画创作者之一,也是新中国最早的儿童题材作品著名画家,她就是张鸾。吕明介绍说,张鸾是天津人,毕业于燕京大学新闻系,父亲张国忱在北洋政府教育部供职,后任天津市财政局长,张鸾和姐姐张米玲都喜欢绘画,父女曾在1940年天津永安饭店举办画展,颇具影响力。1949年后,张鸾先在上海为三联书店、兄弟图书公司画插图。上世纪50年代,回到天津定居,出版了《渔夫和金鱼的故事》《宝葫芦的秘密》《危险的恋爱》《红色保险箱》《小华》《甘蔗田》《人鱼公主》等连环画作品,其中,连环画《宝葫芦的秘密》是新中国连环画史上的经典作品。吕明介绍,1954年8月天津美术出版社成立时,就为低幼年龄设立创作组,后来成立了第二编辑室,专门负责少年儿童图书出版。1958年在此基础上成立天津少儿出版社,既有《地下少先队》《巧救王叔叔》等红孩子系列,也有和上海美影厂合作的《鲤鱼跳龙门》等童话神话系列。1979年后,天津新蕾出版了一系列故事丛书,成为儿童连环画比较知名的作品。开创性的选材囊括了各种题材,“参与绘画的有国画家、漫画家以及工艺美术家,所以也囊括所有的绘画技巧。”吕明收藏了几万册连环画,谈到天津连环画曾取得的辉煌,他唏嘘不已。

  写“史话”记录津门连环画故事

  关于天津连环画的故事,实在是不胜枚举。采访中,吕明说起当年轰动一时的反特连环画《一颗铜纽扣》绘画者杨逸麟,在北京被莫须有地“封杀”后,到天津以不同化名出版了大量优秀作品;漫画家朋弟客居津门,曾应邀出版了《通过倮倮区》《一贯害人道》两部连环画;曾经是全国唯一的天津北站调纬路天津铁路局下属的铁路工人出版社,曾出版了《1468机车包乘组》等多部铁路题材的连环画;著名美术家、画家邓柯,出版了大量的《西游记》题材的连环画,改革开放后的“新编西游记故事”篇篇脑洞大开让人惊叹……天津连环画的津味也让人回味无穷,孙犁《风云初记》、张孟良《血溅津门》、冯骥才《神鞭》等天津作家、津味小说都被改编成了连环画,“你看刘建平绘画的《血溅津门》,玉清池过街楼、东北角五和大楼、海河上金钢桥、六国饭店、天津火车站等天津旧风物、旧风情,在连环画中更具立体感。”

  在改革开放之后,连环画出现了短暂的复兴,“和过去几乎以绘画为主相比,之前出现过的电影和戏曲、话剧的影印本和以摄影图片组成的摄影小说,也成为连环画的重要补充。”一方面是对于文化作品的渴求,一方面则是怀旧的思潮。最早是在大胡同估衣街那里出售,后来是胡同里有“赁书车”,然后是街头巷尾的租书小摊。用高伟的话来说,最初对社会的认知及对各种是非的启蒙都源于那些小人书。小人书、连环画是几代人难以磨灭的记忆。尽管大量优秀作品重新印刷出版,新作品层出不穷,但也难以抵挡电视新媒体的冲击,连环画最终走向没落,“这几年,有人在网上翻出当时很多现在看来不伦不类的连环画作品,诸如《孙悟空大战阿童木》之类曾引起一时轰动。”吕明说,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当时在“蹭热点”,但基本都是连环画的“回光返照”了。十余年来,吕明在收藏过程中,接触到杨大辛、张道梁、张谛、张锡武、于化鲤、王恩盛、赵兵凯等不同时期为天津连环画做出过贡献的出版人、创作人及他们的后人、同事,“我一直在整理资料,写一部《天津连环画史话》,今年或许能够出版,希望对于天津在新中国连环画历史上的研究有所贡献。”

  吕明的女儿从事日本文化研究,父女俩的话题常常涉及连环画、动漫。吕明感慨,日系动漫中,不少是先有“连环画”作品,后改编成小说、影视作品,中国有着深厚的底蕴,为什么不能借鉴连环画的一些优势,为中国动漫“提提气”呢?2000年,连环画收藏已经成为中国十大收藏之一。在吕明看来,连环画兴衰是社会发展的缩影,连环画收藏已经从书的版本,开始扩展到连环画原稿、刊载期刊、原作者“原画重现”等多方面,“但不变的永远是情结。”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