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柑橘轉型的“苦酸甜”

一顆柑橘轉型的“苦酸甜”

實現農業現代化,提高農業發展品質和效益是必然要求。當前農産品價格“天花板”下壓,生産成本“地板”升高,化解發展難題,必須深化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農村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浙江衢州的傳統柑橘産業立足市場轉型,依靠科技提升品質,增加有效供給,與此同時,推動農業“接二連三”,拉長産業鏈條,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産業,其做法值得借鑒。

  “橘奴千樹,筐篚滿家,市橘之舟,鱗次河下。”這是徐霞客筆下的衢州柑橘。作為中國椪柑之鄉,衢橘歷史聞名。去年衢州市柑橘總産量達到39.4萬噸,然而面對豐收,卻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在衢州市柯城區金坂村,橘農徐金美無奈地將滿車的柑橘倒掉:“一塊錢一斤還沒人要,不如都倒了。”

  然而,就在離金坂村不遠的莫家村,橘農葉華昌正在大棚內悠閒地修剪柑橘枝葉:“我家的3萬斤椪柑,春節前就銷完了,每公斤最低賣到10元!”

  同樣是衢橘,為何境況截然不同?“願意轉型的,就賺;不願轉型的,就虧。”柯城區農業局副局長方培林道出原因,“市場從來都是公平的。這幾年衢州推動柑橘産業轉型,在三産融合發展的路上充滿了苦樂酸甜。”

  苦:一斤柑橘幾毛錢,市場倒逼産業之變

  “3個橘子一塊錢,賣掉橘子好過年。”葉華昌是當地最早的一批柑橘販銷戶,他感嘆,上世紀80年代,柑橘3元一斤,比豬肉還貴!最輝煌時,柑橘收入佔了村民收入的七成多。

  市場火了最易跟風。一時間,越來越多的農民開始種橘,但品種單一、管理粗放,使得衢橘品質參差不齊,市場風險悄然集聚。

  2008年,衢州柑橘大豐收,收購價卻一路跳水。隨後幾年,一斤柑橘幾毛錢的情況越來越多,不少橘農無奈撂下橘園,外出打工。

  “這幾年被市場淘汰的,正是落後生産觀念種的低品質柑橘,這也提醒我們,柑橘産業要‘變’了。”方培林説。

  痛定思痛,衢州柑橘開始轉型。

  提升種植效益。柯城整合分散的土地,實現規模化種植。2016年柯城打出橘園規模流轉、設施栽培、金融扶持等一系列組合拳。對新流轉、連片50畝以上的成齡橘園,連續3年每畝給予500元的補助。

  葉華昌成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兩年來陸續投入300萬元,建起了精品柑橘園。走進他的家庭農場,50畝大棚連棟成片,有機施肥、綠色防控等生態技術透著科技范兒。“有了避雨大棚,椪柑可以延期兩個月採,糖度能達14.5度,精品果率達到95.8%。”

  圍繞柑橘産業升級,近兩年全市累計淘汰“三低”橘園10.6萬畝,規模經營面積從2015年的300多畝發展到近7000畝。

  品種改良只是第一步。如何最大程度提高衢橘效益,衢州探索三産融合發展。

  向深加工要效益。常山胡柚是當地獨有的柑橘品種,從賣鮮果到青果入藥,胡柚實現了全果利用,提取的黃酮素片成為高端保健品市場新寵。運用這一技術,每噸胡柚産值超過20萬元,是銷售鮮果的100多倍。常山縣胡柚商品化率達到70%以上,列全國柑橘之首。

  向休閒農業要效益。越來越多的柑橘園辦起了農家樂、採摘園。全市發展休閒農業經營主體3373個,從業人數3.5萬人,休閒觀光農業成為農民致富的新産業。

  酸:老橘農轉型難題不少,須引導先進要素握指成拳

  三産融合,離不開品質支撐。

  經過兩年摸索,一門心思改良品種的盧志承成功了。他的家庭農場種的雜柑新品種,剛挂果就被人訂走了。“到豐産期,畝産可達1萬斤,那就是20萬元的收入。”

  效益源自科技。衢州市農科院果樹研究所所長鄭雪良告知記者:“現在推廣的新品種,到第二年的7、8月份都有很多汁水,保有本來的品質不變。”

  也有部分橘農仍在傳統種植模式上徘徊不前,無奈倒橘的徐金美就是其中之一。“家中2畝柑橘地,六成橘樹沒人管,品質也確實不好。雖然我家不靠賣橘為生,但看著橘子倒掉,還是有些心疼。”徐金美説。

  看著別人掙錢,徐金美難免心酸。但轉型路上,土地、科技、資金、人才的要素缺一不可,難題不少。説到今後的打算,他表示,未來會專心打工,把土地交給那些懂技術、會經營的人來打理。

  推動柑橘轉型,衢州直面難題,政策引導先進要素握指成拳。

  人才在哪兒?柯城區吸引各路人才當起了“職業橘農”。農法自然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的陳林,原來是搞電腦的,如今成了一名職業橘農。“從柑橘育苗、種植延伸至深加工、休閒觀光采摘遊,我們以工業思維打造一條全産業鏈,提升柑橘效益。”他説。

  從一家一戶到抱團發展,衢州成立柑橘專業合作社550家,家庭農場720家,柑橘龍頭企業30家,社會化服務組織50多個。

  資金在哪兒?柯城區出臺政策,一連3年,每年拿出500萬元資金用於扶持,撬動1億元信貸資金,全力推進柑橘産業轉型。

  基礎怎麼樣?衢州各部門都行動起來了。供電部門升級了柑橘加工園區變壓器,確保柑橘豐收期供電充足。柑橘主産鄉鎮成立了柑橘技術服務隊,全程指導橘農開展橘園改造。資訊服務跟上,從2011年開始衢州對柑橘市場實施數據監控,關注庫存警戒線,多渠道為果農賣橘牽線搭橋。

  為提升品質,越來越多的柑橘合作社與高校合作,引進無籽椪柑新品。柯城區建立柑橘良種繁育中心,100多個優新品種陸續推向市場。龍遊縣模環鄉蘭塘村的姜寶祥,種了130多畝新品甜橘柚,去年第一年挂果,15萬斤果子供不應求。“一條枝上能挂七八個果,到時候我會剪掉幾個,品質好了不愁銷。”

  加快柑橘産業融合,柯城區與華中農大鄧秀新院士對接,建立了院士工作站,與浙江大學開展冷鏈物流技術研發,建立柑橘適溫冷庫3000立方米。“柯城建成了中國柑橘博覽園,形成集柑橘種植、果品加工、旅遊觀光為一體的三産融合示範區,再現了‘一江碧水、兩岸橘香’的畫卷。”方培林告訴記者。

  甜:融合産生乘數效應,橘農分享更多增值收益

  柑橘品質逐年上升,加工訂單紛至遝來,産業融合愈加緊密。

  柑橘囊胞是飲料企業的主要原料,今年以來,柯城區出口柑橘囊胞近4700噸,産值達340萬美元。方培林説,深加工用的是次等柑橘,帶動橘農平均增收3000余元。

  不獨工業加工,柯城區“柑橘+文化+旅遊”為主導的産業框架已經形成。前不久,在柯城區城西村石梁溪畔,一場與藝術相結合的“首屆中國衢州柑橘文化藝術節”登場,數十萬隻圓滾滾、紅彤彤、黃澄澄的“椪柑果”“胡柚果”,勾勒出29座巨型柑橘主題卡通雕塑,吸引數十萬人次的觀賞和遊玩。

  農田是最大的風景,農業是最大的生態。鄉村休閒旅遊發展,讓柑橘文化與美麗鄉村建設深度融合。柯城區石梁鎮“龍潭柑桔大世界”項目已開工,建成後將有農民創業園、科技創新園、無籽椪柑示範園、林下經濟帶和産業融合帶。“遠看是公園、近看是果園、走進是樂園,柯城區將迎來産業融合發展、鄉村旅遊騰飛的新局面。”方培林説,高品質的柑橘吸引無數遊客紛至遝來,帶火了民宿、農家樂等鄉村旅遊;鄉村旅遊的火爆,又讓柑橘有了消費者。

  由賣産品向賣風景、賣文化轉變,3年來,衢州鄉村旅遊帶動從業人員每人平均年增收2萬元,民宿經濟、旅遊綜合體等業態不斷向中高端邁進。

  搭建出口柑橘綜合服務平臺,柯城區在石梁鎮和姜家山村建造起134畝的柑橘出口産業園。目前,園區的柑橘已出口至菲律賓、馬來西亞、孟加拉等11個國家和地區,通過出口拉動,全區每公斤柑橘平均價格增加0.4元。

  産業融合,最開心的是橘農們。

  “現在城裏人來村裏自駕遊,我這裡50畝大棚還不夠他們摘的呢。再有客戶來電話訂購,樹上的果已經沒有了!” 葉華昌想起去年秋天的情景,一臉幸福。

  農民吳雙良也從三産融合中有了收益。他告訴記者,自家有2畝多地,以前種了3次柑橘都被凍死了,乾脆讓地荒在那裏。今年他把地流轉給了農法自然公司,自己成了公司工人,每月工資3700元,每年還能拿到土地租金2000多元,村集體每年也有50萬元分紅。

  三産融合的大勢不可擋。對衢州的許多老橘農來講,此刻著手轉型,應該還不算晚。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