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金求子"还有人信 原来他们是这样骗走你钱

"重金求子"还有人信 原来他们是这样骗走你钱的

路边电线杆子上曾有一种“广告”风靡一时:香港富商有娇妻“重金求子”,肤白貌美,事成后有百万酬金奉上。现在,这种骗局“提档升级”,从电线杆转到了手机短信里,竟有不少人跃跃欲试。

>>案例

男子被“重金求子”骗走11万

2月8日,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检察院对涉嫌诈骗罪的三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他们就是“重金求子”背后的诈骗团伙。

2017年12月16日,南通男子阿强(化名)向当地警方报警,称被电信诈骗10余万元。警方立案调查发现,福建籍男子许某明等三人有重大作案嫌疑,后三人于2018年1月3日在河南郑州被警方抓获。在许某明的住处,公安机关当场扣押了他们用于实施诈骗的的银行卡、手机、电话卡、U盘,以及若干人民币等物。

许某明现年54岁,福建省南安市人,52岁的许某金(女)是同村的邻居,34岁的吴某是其外甥女。

发财的想法源于一次偶然。2017年4月,许某金接过一个“重金求子”的电话,当时还信以为真。后来,把这事儿说给邻居许某明听,他马上指出这是诈骗。不过,这件事启发了许某明:人家能这么骗钱,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他和许某金一合计,准备“依样画葫芦”搞电信诈骗。后来,许某又把外甥女吴某拉进了这个小团伙,每月给她开工资,帮着一起在后台骗人。

为了躲避当地司法机关的打击,许某明三人来到千里之外的河南省郑州市,租了房间做诈骗窝点。同时,他买了十几个用来接听电话的手机,花钱搞来几十张手机“黑卡”和银行卡,还在电脑上安装假的银行查询系统软件,迷惑被害人。

人员配齐后,许某明开始在网上找人发手机诈骗短信,隔三岔五发一次,一次几百条。内容大致是:香港人王某某(女),想回内地寻找健康男士帮代孕。成功后重酬160万元,绝不影响家庭。

2017年12月2日,家住江苏南通的被害人阿强手机上看到这条短信,觉得这是个发大财的好机会。阿强按照联系方式电话过去问询,对方是个女人声音,自称正是广告中的王某某,她告诉阿强确有其事。王某某还说,双方见面先付60万的调理费,事成之后再给100万元,但是阿强要付诚意金300元。

几百块就能换来一百多万!阿强没多想立刻打钱过去。接着,王某某问清阿强的住址,说已经定了去南通的机票,开好了酒店房间。目前,王某某把代孕的事情委托给了香港的陈律师,并将联系电话给了阿强。

接下来,阿强就听从陈律师的安排,不断地往外打钱。见面要交5000元押金,60万定金到账要收手续费,海关要缴6万元地方税。几番下来,阿强一分钱没有看到,自己就掏出11万多元。阿强坚信,一笔巨款已经到了自己账上,因为对方发过人工查询的语音提示,表明钱从香港转到了自己卡上。甚至在银行工作人员提醒劝阻的情况下,他依然毫不犹豫把钱如数打给了陈律师。

其实,这个所谓的香港富婆“重金求子”的广告,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局。电话中扮演王某某的就是许某金(有时是吴某),“陈律师”就是许某明。所谓的银行到账的语音提示也是依靠软件实现,只是为了这套把戏更逼真而已。静等几天后,对方再也联系不上,阿强才意识到被骗,于是慌忙报警。(正义网)

>>探因

该骗术摸准了很多男性的弱点

按理说,这种算不上高明的骗术,成功的概率很低。但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上当受骗的远不止阿强一人。据本案的承办检察官介绍,全国各地均有被害人,广东、湖北、江苏、海南,年龄跨度从三四十岁到六七十岁。其他人的被骗套路基本和阿强的故事类似,只不过他们醒悟得早,阿强是被骗得最彻底的一个。此外,因为涉及个人隐私等原因,很多人羞于报警,仅有6人被警方确认被骗,涉案金额20多万元。目前,尚未报案的被害人,警方正在一一核实。

“这种诈骗虽然技术含量不高,但是摸准了很多男性的弱点,既送美色又给金钱。这些被害人,平均文化水平不高,性格多内敛、偏执,对外界社会关注不多,防骗的意识较差。本案中,骗子曾提出要5000元钱办理‘同居证’,这种漏洞百出的低级骗术,居然有人深信不疑。”检察官再次呼吁,不管是电线杆上还是网络或者手机短信,只要出现类似“重金求子”的内容,立刻“条件反射”对号入座,此为诈骗!按捺住贪心和色心,不去做那些飘在天上的黄粱美梦!(正义网)

>>产业

靠诈骗暴富 贫困县产“富婆村”

2016年3月,江西上饶市警方在抓捕一名网逃人员时发现,有人专门为余干县一些家族诈骗团伙提供群呼器、手机卡等作案工具,涉及全国多个省市。4月,公安部将此案列为部督案件,要求彻底摧毁涉及的电信诈骗团伙。

余干县位于鄱阳湖东南岸,作为国家重点扶持的贫困县,除了摘掉贫困帽,当地急于甩掉的还有“重金求子”诈骗乡、“富婆村”等不光彩的标签。“几乎每个月,我们都会接到外地警方要求协查的‘重金求子’诈骗案件。”余干县公安局一名民警告诉记者,由于犯罪嫌疑人常常冒充“富婆”作案,所以当地一些村庄又被外界称为“富婆村”。

距余干县城约20公里远的江埠乡尧咀村是此次公安行动的重点区域之一。“我们在这个村的抓捕目标对象有40多人,涉及多个村小组。”一名参与办案的上饶市鄱阳县公安局民警介绍。

沿着进村公路行驶,可以看到道路两旁坐落着一栋栋尚未完工的四五层高的独栋楼房,比常见的农宅气派。江埠乡张家村村民王胜国曾经实施过“重金求子”诈骗,他和同伙利用花3200元购买的一台多卡群呼机,4个月就骗得22万余元。诸多案例表明,“重金求子”诈骗成本低、收益高,有的诈骗分子行骗数次就能骗得数十万元。

进村后可以看到一堵矮围墙,墙上用白色颜料刷着“立即行动起来坚决同电信诈骗犯罪行动作斗争”的标语。数米外的另一面墙上则贴着一张A4纸打印的广告,内容是“大量出售呼机卡二手笔记本电脑”。

两堵墙折射了余干县“重金求子”诈骗的顽固性。办案民警介绍,七八年前,“重金求子”诈骗就已常见,随着电信业的发展,诈骗手法也不断升级,受害者几乎遍布全国各地。

警方介绍,余干地区的诈骗手法经历了一段演化更替的过程,多年前较为流行的诈骗种类有“脑溢血诈骗”“骨灰盒诈骗”“红蓝铅笔骗局”等,但由于此类案件被多次揭露,现已销声匿迹。此后,余干诈骗团伙与外地诈骗团伙相互“取经”,这才让“重金求子”式诈骗“落地生根”“开枝散叶”。

江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胡满松说,警方对余干地区“重金求子”诈骗专案经过了长达半年时间的调查,这次集中抓捕行动就是要拔钉子、毁根本,从面上铲除此类诈骗。(新华社)

>>揭秘

“重金求子”是怎样骗到钱的?

你好,我是陈玲,今年30岁丰满迷人,嫁香港富商,因丈夫没有生育能力,特回大陆寻找健康男士,圆我做母亲梦想,通过电话联系满意,可以到你们当地见面,先付60万定金,成功怀孕后再付120万酬谢金,有意男士请大胆来电话。

这是记者在调查时,获取到的村民冒充富婆和律师真实诈骗的电话记录。电话中的女子叫陈玲,真实名字叫童丽红,2015年10月14号下午,童丽红和丈夫李峰在余干县农业银行取款时,因为输错了三次密码,卡被吞了。夫妻俩只得到银行柜台让工作人员为卡解锁。当工作人员要求出示身份证时,童丽红出示的身份证和本人相貌不一致被工作人员报警,并带到派出所,在民警的审讯下的夫妻俩最终承认了自己是来取“重金求子”诈骗款的,2个多月时间骗了10多万。

童丽红告诉记者,从事“重金求子”诈骗主要是靠村里的妇女来完成,自己行骗的第一步是冒充香港富婆,高价找人生孩子。然后在网上选一张靓照,通过专人登报或者群发短信的方式把基本信息快速发布出去,短信群发器等一些专业作案工具会有专人提供,足不出户就可以买到。

要实施诈骗肯定不能用自己的真实信息,她们往往会在村里专人手上购买魔音手机、他人银行卡、身份证还有无实名登记电话卡,凡是做“重金求子”诈骗的人一买就是四五套以上。

余干县东塘派出所民警刘仕华:手机在通话过程中,都可以设置的,按选项这里会弹出一个对话框的,第一项就是选择通话魔音,里面的话有原音,这部分也可以设置,也可以进行变声,使用魔音。

有了魔音手机、电话号码、身份证以及银行卡之后,村民转身变成了富婆,不仅照片美而且声音还甜,其实受害人全然不知这一切都是假象。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富婆后,诈骗者开始广撒网,等着鱼儿上钩,虽然骗术并不高明,但在几百万元“重金求子”的诱惑之下,总是有很多人自投罗网。

知情人陈某:就跟对方聊,东扯西扯以后,谈得差不多了就感觉跟谈恋爱似的,差不多要开房的那种关系,一定要到那种关系。

在这个过程中,诈骗者会把自己的“富婆”形象塑造起来,时不时透露自己是公司老板有很多资产。这当中也有人会质疑,但这些所谓的“富婆”也准备了应对的招数。

犯罪嫌疑人童丽红:我说你要相信我就帮我,不相信我就算了,我们搞这个事也是要缘分的。

一般到了这一步,基本上已成功了一半,对方已经进入了她们设计的圈套,接下来诈骗者就会到对方的所在地去,但是她们并不会真的与受害人见面,而是用模拟定位到对方所在的城市,让受害人以为自己来了。

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冒充富婆的诈骗者要使用各种伎俩诱惑对方,还有一个搭档会与她配合。

知情人涂某:律师很重要的岗位,律师不是谁都能搞的,大脑要反应比较快,起到梁桥作用。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